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楼主: 蓝光

仁爱众生德化天下(修改版)

   火...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7 16: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七五、使 者 归 真

当年三月十二日,  穆圣心神极安宁;
仿佛不曾得过病,  贵体无恙真精神。

接近午间礼拜时,  最后相别众弟兄;
起身坐在窗户前,  揭开布帘望寺中;

但见艾布伯克尔,  即将率众做拜功;
使者感到很欣慰,  并且由衷而高兴;

当时满意地笑了,  笑得开心令振奋;
容光焕发有神彩,  情绪安稳更平静。

大贤代理伊玛目,  心中尤其念贵圣;
感觉使者仍在前,  所以退后做带领。

信士正待要抬手,  不约而同齐停顿;
皆然回首望圣屋,  目光聚集仰尊容;

但见先知在微笑,  怡然自静好心情;
无有烦恼和忧虑,  满面春风赛芙蓉;

挥手致意相作别,  慈祥目光送温馨;
似曾默默做祝福,  祈愿真主降洪恩。

所有信士同感伤,  心潮起伏如翻腾;
胸中阵阵若掀浪,  泪眼盈盈欲奔涌。

穆圣示意做礼拜,  莫为自己而分心;
然后放下窗帘布,  喻示永别穆斯林。

稍息片刻做准备,  梳理胡须整衣襟;
即将踏上归主路,  告别凡世而启程;

选好就寝方位后,  顺势躺下待归真;
尊容朝向凯尔班,  神清志明心淡定。

临终之时有交代,  言简意赅相叮咛;
曾对身边侍从讲,  也是最后作示训:

我不担忧谁叛教,  只怕有人太迷信;
就像那些基督徒,  朝向对着先知坟。

使者明确在警告,  穆民只能拜至尊;
否则信仰不纯洁,  与异教徒两难分。

可见穆圣有远见,  预知后辈迷途人;
走火入魔偏正道,  劳而无获误终身。

伊斯兰教重信仰,  个人崇拜被严禁;
尊贵莫过封印者,  为主创造之极品;

是他至终做教导,  朝拜圣墓是愚蠢;
语重心长耐寻味,  情真意切感人深。

先知胸怀很坦荡,  自始至终本真诚;
高大形象似挺拔,  心灵纯洁人英明;

禁止人们膜拜他,  提倡公正与平等;
更加显示圣伟大,  巍然屹立如高峰;

浩然之气传天下,  日月同在贯长空;
光芒四射泽万里,  惠顾五洲及亿民。

使者要求刷其齿,  欲使口腔更洁净;
圣太帮忙做洗漱,  细心清洁圣牙龈。

下午穆圣觉困倦,  呼吸感到很费劲;
可是不忘做嘱咐:  五时拜功应勤谨;

善待同类爱众生,  所有生命该怜悯;
心地一定要善良,  任何时候持公正。

圣旁放着一罐水,  伸手蘸取洒两鬓;
随后不停吟颂主,  感赞安拉谢恩宠。

天将临近晡礼时,  与世长辞回天宫;
像是安然而入睡,  面带微笑去真境;

肩负使命已完成,  告辞人间别凡尘;
回归崇高领域去,  留下美德永世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8 19: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七六、弟 子 陷 入 惊 惶

信士知悉噩耗后,  极度惊恐和悲伤;
欧麦尔却难相信,  坚持认为圣未亡;

拒不接受其事实,  抽出宝剑在摇晃;
并说谁敢再轻言,  他将戳破其口腔;

相信使者仍活着,  去阿勒世谢恩养;
不久将会返回来,  主持教务挑大梁。

穆民听到此言论,  更加悲痛和慌张;
大贤这时亦赶到,  沉着冷静作思量;

安慰次贤沉住气,  自己径直去探望;
进入圣屋已看见,  伟躯静卧在床上;

感觉似乎仍甜睡,  虽逝犹生极安详;
仿佛闭目养精神,  容光洁白如平常;

脸上未盖遮蔽物,  贵体依然散清香;
他先轻摸圣双手,  然后再吻贵脸庞;

确认先知已归真,  顿时泪水直下淌;
找了白布蒙住脸,  如泣如诉低声讲:

与生俱来是贵人,  所到之处民欢畅;
活时全身散香气,  归真依然在流芳。

随后告别圣贵体,  心情沉重走出房;
步履蹒跚到寺院,  径直靠近次贤旁;

沉默片刻抬起头,  拍罕塔布宽肩膀;
轻声对其而说道:  千万不可做猜想;

请你一定要冷静,  稳定情绪并坚强;
使者确实已逝世,  大家不要心发慌;

假如各位拜先知,  那么的确很荒唐;
他已不在人世间,  应主召唤去天堂;

如果你们拜真主,  将来必定受恩赏;
安拉确是永生的,  超绝自然与万象。

接着诵读古兰经,  仪姆兰的家属章;
一四四节作训示,  警告世人勿迷惘;

经文提醒穆斯林,  坚定信仰正方向;
穆圣只是主使者,  降临人海来领航。

据欧麦尔相传述,  听罢经文很沮丧;
自己幻想已破灭,  只觉脑中空荡荡;

两腿突然齐发软,  颓然倒地心悲凉;
终知与圣已永别,  着实令人欲断肠;

霎时泪水如泉涌,  天昏地暗日无光;
痛不欲生甚悲切,  失魂落魄感惆怅。

生死原本有注定,  寿限统归主执掌;
有谁长青而不老,  自然规律由天降。

秦皇汉武难免死,  灵丹妙药终泡汤;
他们不但未延寿,  累及多人也遭殃;

中国那些怕死者,  异想天开更狂妄;
别出心裁施阴计,  强迫活人做陪葬;

无数生命被剥夺,  少男少女伴死皇;
多少父母暗流泪,  强颜欢笑得捧场;

帝王生也很淫乱,  死后还想再放浪;
竟将别人拖下水,  满足欲海任徜徉;

先贤孔子未制止,  置若罔闻不阻挡;
反而施加其影响,  君叫臣死莫反抗;

所谓礼莫下庶人,  把民看做是糟糠;
为何刑不上大夫,  重视权贵如宝藏;

阶级划分很清楚,  竖起人为隔离墙;
官员富人享特权,  平民百姓做牛羊;

公平何以得体现,  深挖鸿沟说桥梁;
阶级矛盾被扩大,  平民从此更恓惶!

儒教相比伊斯兰,  信仰价值不一样;
制定三纲服务谁,  效忠上级是大纲;

不为穷人争权利,  专替统治献良方;
巩固皇室建筑群,  奴役百姓受夸奖。

伊斯兰教重公平,  大同主义是向往;
规定人权均相等,  谁也不比谁高尚;

即便你是大帝王,  还是权重如宰相;
每当进入礼拜殿,  依次排序不相让;

除非本坊伊玛目,  来后向前则无妨;
其余之人依顺序,  按部就班最妥当;

无论白人或黑人,  还是平民或首长;
一律平等是定制,  万代相传不淡忘;

圣教自有优越性,  无论谁想来抬杠;
事实岂能做抹杀,  善恶分明必昭彰。

穆圣辞朝作讲演,  庄严对外而宣扬:
等级观念含歧视,  剥削制度最肮脏;
  
民族之间无优劣,  不可以人为偶像;
非义不公全废除,  纯洁心灵正信仰!
 楼主| 发表于 2011-12-9 15: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七七、继 位 风 波

大贤艾布伯克尔,  温和睿智更稳重;
经他晓谕并开导,  人们情绪渐平静。

可是大贤很清楚,  当前局势极严峻;
使者遗体未安葬,  危机四伏暗流涌:

北方罗马在觊觎,  南面也门拟蠢动;
西域许多异教徒,  东边波斯欲入侵;

目塞里姆欲作乱,  盗名欺世刮妖风;
内忧外患不排除,  半岛局势难稳定;

圣城所有信士们,  如今情绪很消沉;
深切悼念主使者,  完全陷入混乱中。

尽管他亦很悲痛,  保持克制和清醒;
密切注视新动向,  时刻观察做反应。

祖贝尔和泰莱哈,  还有阿里等陪同;
跟随大贤同来到,  再次瞻仰圣遗容。

有人匆忙求相见,  告诉辅士有野心;
其中少数相串联,  制造麻烦和矛盾;

秘密召集其族裔,  动机显然很不纯;
相聚一位辅士家,  准备推举继承人。

在场之人皆愕然,  对此感到很震惊;
大贤更是最清楚,  深知问题严重性。

恰好此时次贤到,  听到变故心绷紧;
意识形势极危险,  分裂兆头已鲜明。

穆圣今已归主去,  无人领导穆斯林;
群龙无首易分化,  犹如散沙难聚拢。

事不宜迟需交涉,  应当立即去询问;
大贤示意欧麦尔,  同往观察看究竟。

二人告别圣贵体,  加快步伐去登门;
前去观察聚会所,  随机应变做调停。

但见他们人很多,  兴高采烈极亢奋;
共同推举欧巴德,  继承圣位做首领。

看见两贤突然至,  如闻闷雷轰其顶;
面面相觑默无言,  个个脸色在发红。

现场氛围骤紧张,  令人窒息感沉闷;
热情气氛已消弭,  犹如寒霜落地冷。

片刻过后有人说,  道出原委与实情;
希望迁士能理解,  给予支持和首肯。

听罢辅士发言后,  大贤耐心相回敬:
目前圣教大团体,  面临艰危与困境;

一旦处理不妥当,  各地势必闹纷争;
天下战乱将再起,  和平局面不复存;

阿拉伯人极勇敢,  追求真理爱和平;
尤其注重礼和义,  厌恶违规或失信;

早期迁士吃尽苦,  不怕流血和牺牲;
备受折磨加摧残,  忠贞不渝跟随圣;

抛家弃产离故乡,  辞亲别友去远行;
面对放逐与追杀,  坚守信仰不放松;

他们远迁到非洲,  跨过红海去求生;
历尽磨难志不改,  饱经风霜无怨声;

流亡阿比西尼亚,  含辛茹苦度光阴;
只为信仰能自由,  何惧威胁其生命?

很多迁士受迫害,  禁地处处受欺凌;
任劳任怨护信仰,  不亢不卑总坚忍;

逆来顺受成习惯,  忍辱负重好精神;
由衷热爱伊斯兰,  捍卫信仰极英勇;

执者追求多付出,  爱教护圣为己任;
前赴后继去殉教,  碧血丹心争捐身;

先驱确是真信士,  披肝沥胆为英雄;
正教事业得发展,  论功迁士是先进;

光辉形象无人比,  奉献精神实可颂;
在这圣洁大地上,  他们理当受推崇;

辅士表现亦很好,  助圣兴教有大功;
倾囊相助极慷慨,  诚实守信很忠诚;

深受使者相喜爱,  自始牵挂至临终;
总是不忘做嘱托,  特意叮咛让宽容;

因为你们有贡献,  功不可没被公认;
赢得尊敬和赞誉,  从此显得更光荣;

你们真是好教胞,  情同手足为亲朋;
顾全大局是模范,  接济教友见真情;

对待迁士很关怀,  无微不至送温馨;
人间真情得体现,  兄弟情谊比海深;

教门此后大发展,  日益壮大更强盛;
得益教友相团结,  迁士辅友是功勋;

如今穆民遍天下,  伊斯兰光满乾坤;
展望未来实可喜,  蔚为壮观景象新;

有谁愿意闹分裂,  破坏团结和安宁;
稳玛政体受损害,  必受谴责与憎恨;

所以奉劝众辅士,  贸然行事不认真;
迁士继任哈里发,  你们理当做辅臣;

共同协商做决策,  如此这般最公正;
不知各位意如何,  照实说来大家听。

其中一个辅士说:  我们本是主人翁;
所做贡献最突出,  最有资格来继承;

迁士属于外来客,  辅士就是原住民;
如果我们不允许,  你们怎么居圣城?

就在古莱氏人内,  迁士也算小部分;
若想喧宾夺其主,  那是绝对不可能。

大贤接着作回复:  古莱氏人势力众;
居住半岛之中心,  影响深远贯古今;

统辖城乡各部落,  触角伸向边远村;
掌握经济大命脉,  并与各国相交通;

使者出自古莱氏,  迁士继位理通顺;
假如辅士若掌权,  古莱氏人不听令;

号召各地相反抗,  甚或结成同盟军;
大张旗鼓要讨伐,  成群结队来围攻;

圣城如何做防御,  众叛亲离难成群;
无有使者再指挥,  岂与他们相抗衡?

另一辅士述己见,  要求同朝共执政;
各自推选艾米尔,  平分秋色掌权柄。

围绕这一新主张,  双方开始又讨论;
大贤认为不合适,  易起摩擦和纠纷;

忽然抓住次贤手,  正颜厉色而示训:
你们任意做选择,  究竟由谁来坐镇;

继承使者所遗愿,  带领穆民向前进;
不论迁士选上谁,  我会感到很高兴。

对于大贤此建议,  所有辅士齐发愣;
心里原本无准备,  感到突然和惊恐。

事关重大莫轻忽,  无能之辈不中用;
缺乏远见与卓识,  贻害深远祸无穷。

欧麦尔则大声说:  艾布本来是精英;
我请伸出你的手,  本人宣誓相效忠;

你是最先信教者,  倾家荡产不悭吝;
独陪使者做迁徙,  躲避追杀居山洞;

随圣远征塔布克,  指定你为总统兵;
并让你代伊玛目,  率领信士去朝觐;

重大战役陪使者,  协同指挥做侍从;
你的贡献特别大,  有目共睹最著名;

唯有你做哈里发,  顺理成章受欢迎;
否则后果难设想,  威胁圣教大本营。

众人听见次贤话,  茅塞顿开皆自省:
反观选举太仓促,  轻举妄动很愚蠢。

一场风波得平息,  再无异议和杂音;
齐向大贤聚拢来,  宣誓效忠同欢欣。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0 08: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七八、 艾 布 伯 克 尔 继 位

继承风波得平息,  祥和气氛复腾起;
真恩惠及麦地那,  圣光返照于天地。

次日晨礼结束后,  次贤登上宣讲台;
慷慨陈词做演说,  面对时局作分析;

发表评论和政见,  提出主张和建议;
号召大家作回顾,  振奋精神莫消极:

使者生前未指定,  其位将由谁接替;
依我之见圣暗示,  唯伯克尔最适宜;

众所周知主使者,  公正无私不偏倚;
大事召集信士们,  共同协商化分歧;

发扬民主集众智,  维护稳玛共同体;
优良作风目共睹,  从不专断或独裁;

对于谁继哈里发,  所以未曾做安排;
留给我们来讨论,  将由大家齐推举;

昨日我和辅士们,  选举艾布继圣位;
综其原因听我讲,  以供参考和分析;

那时出征塔布克,  让伯克尔曾挂帅;
使者自己做随员,  究竟用意何所在?

不但让他挑大梁,  而且代圣做领拜;
如此重用伯克尔,  其中必然有隐喻;

率众朝觐极重要,  仍选艾布去带队;
向异教徒去通告,  宣布重大之问题;

阿里同时去副朝,  指定陪同为辅弼;
象似有意做昭示,  特此向外做传檄;  

谁也不可替代圣,  惟伯克尔则例外;
重大决策总参与,  德高望重有资历;

使者卧病归主前,  代行职务做管理;
谁也难享此殊荣,  评功论赏无人比;

最后一次圣讲演,  令将寺门齐关闭;
宣布独留大贤门,  寓意深刻耐寻味;

即便使者未明言,  重用贤者必无疑;
假如此人无品德,  或者智力犹不及;

使者岂可信任他,  代行职权做指挥?
那是绝对不可能,  先知岂可选庸愚?

再说艾布伯克尔,  沉着冷静有智慧;
品德高尚情操好,  襟怀坦白人谦卑;

言行举止很优雅,  乐善好施极慷慨;
具有远见与卓识,  隐忍不怒实可贵;

堪称模范和英杰,  出类拔萃并高贵;
具备领袖之才能,  不选此人再选谁?

经由次贤启迪后,  在场之人同赞许;
宣誓效忠哈里发,  团结奋斗齐努力。

随后大贤作演讲:  诸位教胞请注意;
你们推举管理人,  继承遗志再开辟;

大家如此信任我,  由衷表示相感激;
伊斯兰教很伟大,  崇高事业由天启;

感赞安拉相慈悯,  普降恩泽益人类;
派遣使者做向导,  宣扬真理化群迷;

我并不是优秀者,  承蒙兄弟相高抬;
委以重任寄厚望,  诚惶诚恐担道义;

谨向大家作承诺,  努力奋斗取主喜;
遵经守训尽职责,  服务圣教不懈怠;

希望教友协助我,  做好舵手掌好旗;
完成使者之宏愿,  让伊斯兰放光彩;

假如方向有偏差,  或者工作没效率;
玩忽职守作为少,  在职期间无成绩;

你们应当警告我,  切莫纵容或包庇;
知情不报是错误,  装聋作哑更不对;

凡是每个穆斯林,  捍卫真理最应该;
提出意见做批评,  对于教业很有益;

我若偏离主正道,  违背使者所教诲;
让穆斯林蒙耻辱,  使伊斯兰受损害;

你们应当罢免我,  追究责任或治罪;
若哈里发不称职,  应该反抗或抛弃;

否则有损伊斯兰,  贻害无穷不可追;
个人得失无所谓,  一定要顾全大局!

英哉大贤伯克尔,  老当益壮志明晰;
成为首任哈里发,  开辟圣教新时代;

沿着圣迹向前行,  执着追求直进取;
恪尽职守勤奉献,  成绩斐然功永垂!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0 20: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七九、葬 礼 极 其 简 便

天幕降落夜苍茫,  大地犹寒同悲戚;
伟躯静卧小土屋,  与世长辞永安息。

亲属总共有四人,  将对穆圣做清洗;
由阿巴斯翻身躯,  阿里负责洁贵体。

圣叔儿子亦在场,  做为帮手并递水;
贵体洁白更光滑,  尊容安详似沉睡;

面庞轮廓很清楚,  眼睑微合唇轻闭;
未有亡者之特征,  仿佛闭目在假寐。

阿里边洗边说道:  英容秀貌很俊美;
好像仍然还活着,  只是不再有呼吸;

面颜明净如满月,  光彩照人射银辉;
身上依旧散香气,  睡得安详而甜蜜。

遗体清洗完毕后,  三层粗布相包起;
留出面容待瞻仰,  通知信士进屋来。

门外所有穆斯林,  自行排列成长队;
依次入屋仰尊容,  出去满眼皆含泪;

最后见圣这一面,  终生难忘常怀忆;
从此之后将永别,  直到复生再相会。

贵圣殡仪极简便,  无伊玛目站殡礼;
凡是前来吊唁者,  只顾瞻仰自默哀。

一批一批信士们,  心情凝重更伤悲;
只有祈求安拉乎,  祝圣安宁泽后裔;

信士同时在祈盼,  归真之后得恩惠;
希望将来于仙池,  能够与圣长相依。

伯克尔和罕塔布,  就在行列之前排;
大贤高声作道别:  本人作证主钦差;

所有使命全完成,  毕生精力献主宰;
崇高理想已实现,  宏伟目标确树立;

圣教光辉如晨曦,  辐射四方照各地;
天启宗教伊斯兰,  最终全面得胜利!

男士瞻仰已结束,  信女接着进屋去;
心情尤其更沉痛,  极度悲伤心哭泣。

然后儿童去仰望,  他们原本很敬爱;
由衷喜欢圣先知,  岂料此后永相离。

告别仪式已完毕,  即为归葬做准备;
等待宵礼结束后,  信众悄然聚门外。

圣墓选址在卧室,  就地掘坑待掩埋;
由于房间原本小,  人多就会很拥挤。

由阿里和阿巴斯,  法德理与伍萨迈;
轻置圣体于墓中,  安放拱形洞穴里;

身底垫上红斗篷,  洞口土坯而砌垒;
再用沙土填坟坑,  高出地平约半米。

虔诚信士毕俩力,  怅然若失不肯归;
取水轻洒在地上,  泪流满面竟无语;

呆在墓旁许多时,  感觉大脑很空虚;
后来只得做告别,  满眼含泪而离开。

伟大使者已归主,  留下天经给人类;
还有鲜活好形象,  嘉言懿行做训谕。

更有优秀弟子们,  忠魂烈志如松柏;
继往开来拓正道,  阐释教义和律例;

大公无私做奉献,  谨遵慎行不麻痹;
尽忠竭力勤奋斗,  使伊斯兰更完美。

行文至此赞颂主,  至高无上是独一;
缅怀至圣思先贤,  感恩戴德莫忘怀。

穆圣确实很伟大,  光辉形象实可贵;
品德高尚情操好,  仁慈悲悯重善举;

宽容至恕肚量大,  光明磊落胸如海;
秉性温和行为正,  意志坚强有毅力;

诚实守信并谦逊,  乐善好施极慷慨;
智慧超人目光远,  热爱人类重情义;

浩然正气长久存,  高大形象与世在;
圣光照耀全世界,  不断有人来沐浴。
 楼主| 发表于 2011-12-12 12: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八O、永 久 的 怀 念

穆圣已然归真境,  人间留下主恩典;
泽及人类益众生,  通向正道伊斯兰。

救世宝典古兰经,  金科玉律是良丹;
字字珠玑稀世宝,  颗颗闪耀照心田;

化育群迷洁心灵,  指引方向正路线;
清洗灵魂揩污尘,  排惑解难除忧烦;

医治心疾疗杂症,  消化痛苦免祸患;
激发热情燃希望,  确立目标树信念;

实为精神好饮食,  纯净无染最安全;
填饱饥渴充空虚,  有益健康求发展。

使者人格极伟大,  高风亮节世代传;
虽然辞世已很久,  距今一千四百年;

鲜活形象与世在,  崇高精神耀蓝天;
如同日月相辉映,  光芒四射照人间;

永远活在人心中,  长久不断送温暖;
照明胸膛亮晶晶,  启发心灵光闪闪;

驱逐杂念与异想,  抹去忧伤和斑点;
留下敬畏及虔诚,  注入坚忍守真善;

多少灵魂被净化,  无数颗心得安然;
从此不再感彷徨,  保持宁静持清廉。

感谢真主爱人类,  穆罕默德被特选;
横空出世正纲常,  平息恶浪挽狂澜;

引领世人出苦海,  摒弃罪恶离深渊;
避开漩涡和暗礁,  最终登上理想岸;

堵塞邪径阻歧途,  开辟正路直向前;
拓宽铺平供通行,  康庄大道极平坦;

播撒和平种安宁,  化解仇恨除私怨;
认定人类同祖宗,  推倒隔墙弃偏见;

建立民主共同体,  倡导文明大家园;
摧垮各种等级制,  缩小差距废特权;

凝聚人心相靠拢,  融为一体莫分散;
世人视作为弟兄,  情同手足紧相连;

凭着古兰做劝化,  导人向善弃野蛮;
革掉陋俗与恶习,  制止仇杀抑极端;

走出愚昧和误区,  沐浴真光弃黑暗;
形成强大之族群,  相互依存做靠山;

号召平等求大同,  剥削制度被推翻;
解放奴隶得自由,  维护其权不受犯;

确认妇女之地位,  首倡有权享遗产;
关心老人和孤儿,  同情弱者及病残;

扶弱济困最积极,  以德报怨成习惯;
与生俱来心肠软,  总视穷人很可怜;

仁爱众生广施恩,  德化天下泽无限。
捍卫真理勤奋斗,  知难而进极勇敢。

穆圣热爱全人类,  终生努力做奉献;
后代不忘圣功绩,  对于伟人作评判;

历史终于有公论,  圣德果然得彰显;
使者名列其榜首,  穆罕默德理当先;

无人能超其右矣,  光辉形象永展现;
确为精神大导师,  亦是世人好典范。

秃笔难以做尽述,  词不达意很抱歉;
就此收笔感遗憾,  心中赞颂到永远。
发表于 2011-12-28 18: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12-28 18: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修改版的   占个沙发
发表于 2011-12-29 14: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太厉害了!求主恩赐您和您的家人,阿米乃!
发表于 2012-2-20 10: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圣传真道网

GMT+8, 2024-2-23 19:27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