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楼主: 蓝光

仁爱众生德化天下(修改版)

   火...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30 16: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七三、高 瞻 远 瞩

在十一年第二月,  穆圣指派伍萨迈;
率领部队向昂巴,  抗击外寇驱强敌。

伍氏父亲哈里斯,  曾在那里已捐躯;
此次出征选统帅,  先知特意做安排。

伯克尔和欧麦尔,  同领迁士做右卫;
欧拜德和塞尔德,  分带辅士为左翼。

圣对伍氏相叮嘱:  选择你父牺牲地;
安营扎寨待行动,  当在拂晓而出击;

发起攻势要猛烈,  速战速决勿犹豫;
毁敌军营和库房,  令其难以久盘踞;

出其不意去战斗,  一举击溃敌劲旅;
获取胜利莫滞留,  远离战地再休息;

事先侦察其环境,  距敌十里可下寨;
派出哨兵和探马,  随带向导和翻译;

组织先头小分队,  在前开路察地理;
谨防敌军有埋伏,  不可倏忽或麻痹。

由于伍氏年纪轻,  难以孚众岂指挥?
穆圣亲自授帅旗,  表明立场和旨意。

当众宣布委任令,  并对少帅相鼓励:
你当奉主尊名起,  率军勇敢向北去;

驱逐罗马占领军,  伸张正义是壮举;
沉着冷静作判断,  关键时刻莫犹疑;

有智不在年纪高,  看你是否为帅才;
希望各位能理解,  无须怀疑或忧虑。

事关重大非小同,  行前圣城有异议;
个别信士极不满,  受制小将感委屈:

认为能人不乏有,  比如各贤和前辈;
久经沙场经验多,  指挥战斗有能力:

伍萨迈才十八岁,  各项条件不具备;
乳臭未干见识少,  统领大军是儿戏。

使者得知怨言后,  传唤弟子来安慰:
你们忧虑不过分,  所有意见合情理;

但是你们要相信,  此道军令不轻率;
伍萨迈虽年龄小,  他能率军得胜利;

当初宰德掌帅印,  你们曾经也反对;
说我不用功高者,  偏要重用那奴隶;

宰德临敌胆气豪,  十万大军何畏惧;
摧锋陷阵极勇敢,  挫败强敌之锐气;

不要小眺此少年,  克敌制胜有能耐;
他们父子很虔诚,  忠魂烈胆不可摧;

回去相互做宣传,  莫要对此再猜忌;
服从命令别违抗,  齐心合力弃分歧;

部队统归他调遣,  军令如山勿懈怠;
伍萨迈是心善者,  能够把握不偏激。

后因穆圣患重病,  部队出发几十里;
伍氏下令停前进,  原地待命未离开;

心系使者难迈步,  故在途中感伤怀;
不久先知已归真,  部队奔丧齐归来。

期间圣曾示两贤,  相关事项作交代;
免得届时难定夺,  举棋不定无头绪。

先知聪慧更英明,  远见卓识无人比;
预知生前死后事,  轻易不揭其机密。

待到大贤执政后,  力排众议遵圣谕;
命令伍氏率军出,  北上抗敌仍继续。

不出使者所预见,  罗马精兵被击溃;
伍氏牢记圣教导,  适可而止率兵回。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10: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七四、穆 圣 患 病 期 间

        1、开 启 伯 克 尔 之 门

肩负使命已完成,  丰功伟绩与世同;
德范长昭永不朽,  光照人间昼夜明。

在十一年二月中,  预示大限已临近;
真主将召圣归去,  告别尘世回天宫。

一日圣坐宣讲台,  面对弟子相示训:
安拉晓谕其仆人,  回归期限将来临;

准在仙池与尘世,  任由挑选主必应;
二者可以择其一,  以此彰显其洪恩;

仆人决定回归主,  不久将要做启程;
离开今生寄宿处,  永别尘世返真境。

大贤听后顿感伤,  泪水流淌落满襟;
懂得使者所隐喻,  痛彻肺腑撕裂心!

先知望见已明白,  相对挚友作评论:
我不知道还有谁,  比伯克尔更真诚?

他的谈吐很优雅,  那颗心灵极晶莹;
热爱真主及使者,  关心所有穆斯林;

他把自己交给主,  执着奉献为教门;
志在捍卫伊斯兰,  慷慨豪迈好精神;

倘或我能再选择,  仍愿与他做亲朋;
一切听从主安排,  教胞关系已确定;

寺内门户全关闭,  伯克尔门供通行;
今日所言当记住,  不再重复做提醒。

贵圣含蓄做喻示,  耐人寻味意无穷;
也许意在继承者,  婉转宣告指迷津;

不愿明言哈里发,  希望大贤能继任;
留给民众去选举,  原属使者好作风。

理想人选为大贤,  出类拔萃是精英;
若论品德和资历,  无人超越其功勋。

所做贡献尤其大,  品行情操更出众;
理所当然受景仰,  德高望重实可颂。

当时唯有伯克尔,  适合做为继承人;
可以稳固全大局,  使伊斯兰得传承。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15: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2、探 望 郊 外 公 墓  

早春二月天气冷,  使者卧病在家中;
健康状况日趋差,  圣知大限已来临;

始与信士相告别,  只是没有作说明;
病情不断在恶化,  勉强挣扎会亲朋。

先知带病探公墓,  缅怀先烈思英雄;
为了理想和追求,  争先奋勇向前进;

他们为教已捐躯,  大义凛然而牺牲;
碧血丹心应犹在,  烈胆忠魂永世存;

穆圣走近坟墓边,  沉默致意悼亡灵;
祈主升高其品级,  赐给烈属得福荫;

圣对陪同人员说,  不久我将踏归程;
于仙池中会烈士,  等待你们来重逢;

你要为我作见证,  所有教胞是弟兄;
不怕你们会叛教,  担心攀比坏虔诚;

轻视教门爱红尘,  原由利益所驱动;
不重功修和品德,  恣情纵欲求虚荣;

分化教胞起纠纷,  制造矛盾和裂痕;
各树一帜闹分裂,  相互倾轧泄私愤。

随后黯然而回家,  一路沉默心情重;
先知预见未来事,  后辈果然不相容:

有人顺从其私欲,  随意曲解古兰经;
标新立异显自己,  断章取义求佐证;

为其立论找依据,  用以攻击异己们;
大行其肆极骄纵,  先贤后士皆否定;

唯有自己最正确,  放之四海而皆准;
先贤阐释已过时,  与时俱进不适应;

不符西方之胃口,  继续保留无作用;
妄想推倒再重建,  从而抽掉真精神;

迎合主子故献媚,  粉墨登场欲争宠;
摇尾乞怜求赏赐,  自效其力讨欢欣。

如果无有此企图,  试问又是何原因?
欲将圣训全废止,  彻底拆毁圣教门;

想要达到何目的,  摧垮信仰建筑群;
从此推倒其支架,  让穆斯林做游民;

以便各个而击倒,  孤立无援难容身;
如今就在穆民内,  有人情愿做帮凶;

为虎作伥不自察,  自以为是大逞能;
同胞被杀缄其口,  装腔作势爱和平;

我们谴责施暴力,  残害杀戮老百姓;
违反教义行不义,  冷酷无情更残忍;

抵抗运动属合法,  打击侵略应赞同;
否则人间无正义,  恶魔怪兽祸害深;

同样反对美帝国,  狂轰滥炸无人性;
栽赃陷害抵抗者,  误导媒体播仇恨;

疯狂屠杀穆斯林,  掩埋罪证欺世人;
丑恶心灵极肮脏,  罄竹难书其罪行。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16: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3、探 望 烈 士 陵 园

就在当月十八日,  入夜穆圣做决定;
坚持要求去郊外,  探白格尔烈士陵。

曾有许多殉教者,  先后归葬在城东;
使者特此来祷告,  祈求真主相擢升;

并为烈属求平安,  赐福后代以洪恩;
据在场者相传述,  先知慢步到坟中;

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们为主而献身;
将受喜悦得提拔,  安拉从来不负人;

为人终要回归主,  只是待遇不相同;
善者烈士进天园,  恶人死鬼受火刑;

患难曾经相继至,  黑夜逝去是黎明;
一个时辰过去后,  又是一个新时辰。

最后圣对弟子说,  穆瓦海伯仔细听:
主将世界之钥匙,  赐我掌管其大门;

在世生活一定期,  很快将要回天庭;
去见养育我之主,  肩负使命已完成;

你要见证今夜事,  不久我们要相分;
我在仙池等你们,  那里确实很宁静。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16: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4、乐 观 主 义 精 神

烈士陵园回来后,  穆圣病情又加重;
体温骤然已增高,  但见面容很红润。

每当病情稍缓解,  就去寺内礼拜功;
有时高烧不退却,  总是不断望寺中。

圣知在世将不久,  连日走访或接应;
探望各位年长者,  接待来客及教生。

轮流安慰各妻室,  访问亲戚和近邻;
叮咛大家托靠主,  祈求安拉相慈悯。

后来病情已恶化,  身体虚弱难行动;
征求妻室相同意,  去阿伊舍陋室寝。

高烧有时很厉害,  在场之人心疼痛;
可是却又无办法,  主以病患考验人。

每当病情缓解后,  不忘关心穆斯林;
卧床接待来访者,  见到弟子总兴奋。

象似根本没生病,  谈笑风生心平静;
面对死亡视若闲,  看做将要去远行;

无有忧色或恐惧,  处之泰然情绪稳;
乐意回归大世界,  返朴归真求根本。

继续对人相劝化,  鼓励做事要认真;
涉及至关重要事,  相互严肃作讨论;

关于任命伍萨迈,  担任远征总司令;
希望理解并支持,  相信统兵有本领;

谈到五时做礼拜,  各项功修重要性;
勉励努力尽义务,  虔诚敬主爱人民;

提醒妇女其权利,  警告男人莫侵吞;
赡养长辈育子女,  承担责任爱家庭;

辅士贡献特别大,  不可忘记其功勋;
应当关怀多照顾,  相互爱悦共依存;

伊斯兰教倡和平,  反对侵略及战争;
对于外来入侵者,  决定抵抗逐出境;

捍卫正义和真理,  护国卫教争先锋;
若为人民谋幸福,  理直气壮受推崇;

除非打击入侵外,  无须兴师而动众;
莫要率先去攻伐,  力争和睦求安宁;

最后谈到伯克尔,  兴致不减叙真情;
赞赏他是真信士,  言行美好极忠诚。

诸如此类劝善录,  笔者难能全写尽;
删繁就简作交代,  六大圣训有详明。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 17: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5、拟 立 遗 嘱

一日穆圣病很重,  传唤弟子相嘱咐;
示意他们靠近些,  听取自己作口述。

欲将后事做安排,  预防他们入歧途;
要求备用纸笔来,  拟对训示写记录。

其中欧贤阻止说:  如此高烧很痛苦;
不可给圣添麻烦,  唯有安静较舒服;

我们已有古兰经,  可以指引向正路;
排忧解难除疑惑,  清心固本化迷雾;

让圣安静休息吧,  别再烦扰乱忙乎;
来访客人当谢绝,  切莫随便再入屋。

大多弟子则认为,  使者想要立遗嘱;
应当尽快做准备,  不得违背或疏忽。

双方各执自主张,  彼此争论相叽咕;
圣让他们先出去,  因故立嘱被耽误。

这段圣训起争议,  什叶派却凭参悟;
认为必将立阿里,  传哈里发为原故。

逊尼派人却认为,  先知意愿很清楚;
与立继位无关系,  毋容置疑不含糊;

因为代朝是大贤,  数度担任伊玛目;
独陪穆圣做迁徙,  圣寺只开其门户。

两种说法难统一,  各执其词自袒护;
后来分歧难弥合,  实对圣愿有辜负。

最后四天圣卧床,  依然接见众信徒;
并对他们相叮咛,  穆民相互要疼顾。

病情稍轻去礼拜,  从未向谁曾流露;
若但打算立四贤,  便可当众作宣布;

一言九鼎如命令,  无须就此而特书;
只要使者若发话,  信众决然不踌躇。

高烧使圣偶昏迷,  清廉至终不马虎;
仅有六枚小金币,  向阿伊舍曾托付;

散给极其贫困者,  养家糊口抚弱孤;
担心妻子若忘记,  以致自身受玷污;

只想清净而返回,  一身轻松向归宿;
圣无财产和遗物,  清贫如洗厌贪图。

先知女儿发图麦,  常来探望其慈父;
一次圣对她耳语,  听后放声而啼哭;

父亲再次做暗示,  破涕为笑得安抚;
过后回答阿伊舍:  第一次是圣告诉:

很快将要归主去,  闻言顿觉裂肺腑;
女儿感到很悲伤,  泪如泉涌难止住;

之后圣又对她说,  就在自己本家族;
最先随他而去者,  非发图麦再莫属;

圣女听后很高兴,  转忧为喜如得福;
可见圣知未来事,  只是轻易不说出。

在此期间圣警告,  提醒女儿和圣姑;
履行天职莫懈怠,  努力争取主宽恕;

后世清算凭功修,  否则谁也难相助;
即便她是圣亲戚,  拜主不能讲特殊。

意在告诫穆斯林,  坚守五功尽义务;
切莫疏忽拜安拉,  积极向前别落伍;

五件功修不可失,  六大信仰勿抵触;
并不否定说情权,  前提就是要拜主。

有人揣测圣遗训,  陷入理解之迷谷;
企图否定圣功能,  却信基督能救赎;

穆斯林中少数人,  居心叵测极顽固;
迎合西方讨欢欣,  故将圣品欲贬黜;

吹毛求疵发谬论,  轻言妄语由自吐;
拟将使者活精神,  从人心中全抽除;

深信耶稣能下凡,  天宫极境任出入;
偏要否定封印圣,  降低品格意何如?

究竟目的是什么,  妄下结论僭法度;
想要拆毁圣形象,  利于从此捧基督。

借用理性作判断,  实际是在行骗术;
将其意志加于人,  盗取逻辑放烟幕;

大发厥词显自己,  小鸡肚肠欲满腹;
卖弄才华求虚荣,  沽名钓誉言轻浮。

理性也有局限性,  逻辑未必赛珍珠;
比如宇宙无边界,  用尽理智难答复;

岂能穷尽大世界,  别说宇宙和万物;
不知有人太狂妄,  还是笔者太糊涂?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 21: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6、理 解 的 障 碍

如今学者不一般,  可以自充大法官;
凭着见解做判决,  妄断他人成习惯;

若不符合自己意,  信仰内容就更换;
引经据典佐其证,  断章取义助私见;

上对圣人定格调,  下将信民做终判;
是谁赋予其权力,  代表真主而发言?

使者权利被否定,  理由道来很简单:
安拉将要做公审,  穆圣说情是枉然;

自己可以僭法度,  褫夺真主审判权;
动辄断人入火狱,  并将异己全打翻;

从未检讨其言行,  对主尊权已侵犯;
相比说情更重要,  自以为是不反观;

狂妄自大竟如此,  固执己见难改变;
排斥之心在作祟,  吹毛求疵找缺点;

然后任意作定刑,  由心所欲贴标签;
判定你无依玛尼,  或说别人属异端;

反正有的是道理,  一切由他说了算;  
管你接受不接受,  管你情愿不情愿。

不对自己作质疑,  总看别人不顺眼;
如此这般而妄为,  权力是否超界限?

就在穆圣临终前,  逢人总是相劝谏;
天下穆民如一家,  莫要分裂大集团!

试问唯我独尊者,  什么叫做伊斯兰?
若将异己全排除,  伟大意义怎体现?

只剩一派多少人,  无非就是千百万;
难道圣教竟这般,  相当中国几个县?

屹立世界不见大,  所辖范围像弹丸;
口说弘扬伊斯兰,  实际行动却相反;

穆斯林有十五亿,  全球各地已普遍;
有人硬要作分化,  刻意去钻牛角尖;

其他教友踢出去,  好像他们会添烦;
替主事先做判定,  打入地狱才心安;

唯独自己有正信,  将来必定进天园;
伊斯兰教被压缩,  误认拆毁是扩建。

狭隘之人其意识,  井中望天遮视线;
非此即彼扫除门,  留着仿佛是祸患。
 楼主| 发表于 2011-12-4 19: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7、典 当 仅 有 物 品

圣教基业确立后,  丰功伟绩垂千秋;
皈信大潮起半岛,  由近及远遍全球;

势如排山直倒海,  谁也无法阻激流;
颂主之声响四方,  气贯长虹达宇宙。

中东诸国相继来,  迷途知返是必由;
绿色旗帜树各地,  万里山河添锦绣。

穆罕默德真伟人,  理所当然为领袖;
康庄大道已开辟,  辉煌事业世不朽。

众望所归同依附,  前赴后继来聚首;
人心向往伊斯兰,  仰恩承露到永久。

若要生命更充实,  精神支柱必须有;
否则灵魂会堕落,  心灵深处藏污垢。

穆圣做为主使者,  与生俱来很优秀;
人格品质本高尚,  清廉简朴总依旧;

功成名就身隐退,  仍居土屋而将就;
不爱金钱和利禄,  淡泊明志心无忧;

接受馈赠转手散,  自己一文也不留;
施舍穷人度生活,  心系天下常怀柔;

鞠躬尽瘁为己任,  努力奉献如黄牛;
艰苦工作多付出,  不计得失与报酬;

自己生活很窘迫,  乐于助人勤奋斗;
所有课税济贫民,  全部运作于拯救;

身为领袖如平民,  缝衣做饭亲动手;
出入市场当小贩,  以此养家而糊口;

家庭生活很困难,  心甘情愿做忍受;
就在临终不久前,  无米下锅何所求?

竟将家中仅有物,  铠甲宝剑去出售;
典当羁押犹太人,  除此再也无能够;

换来粮食度艰难,  令人感伤心酸透;
职权已经达顶峰,  原有节操仍坚守。

请看古今当权者,  有谁不曾耍滑头;
沽名钓誉竟成风,  总想名利要双收;  

高喊爱民如爱子,  绞尽脑汁施诡谋;
聚得财富积如山,  狮子胃口胜鸿沟;

豪华住宅像宫殿,  金银珠宝满高楼;
深宫秘院通幽径,  娇妻美女争伺候;

山珍海味日夜宴,  玉液琼浆加美酒;
活着就是为作乐,  穷奢极欲何曾休?

荣华富贵尽情享,  取之于民不用愁;
贪得无厌称清官,  难道内心无愧疚?

若要与圣相比较,  龌龊形象甚可羞;
可是那些伪君子,  盗名欺世难追究。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18: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8、阿 依 舍 的 使 命

开天辟地为什么,  日月星辰不侵夺;
新陈代谢有定律,  乾坤运行依规则。

请看世间被造物,  方知安拉善创作;
真理奥义无穷尽,  任凭怎样做思索。

创造必然有意义,  知识难以作概括;
思维毕竟存缺陷,  天机岂能靠猜测?

穆圣妻室共九所,  其中寡妇有八个;
愚人不懂主懿旨,  为何匹配阿依舍?

蒙昧时期多陋俗,  寡妇看做是贱货;
丧偶说成克夫星,  离异依然遭指责;

男人宁愿打光棍,  媒婆无能去撮合;
致使遗孀守空房,  拖儿带女实难过;

再加骆驼之战久,  长达百年动干戈;
多数男人死沙场,  妇女过剩岂奈何?

使者率先取寡妇,  以身示范胜言说;
圣妻有人是奴隶,  还有丧偶守寡者。

奴隶妇女无地位,  只供主人专作乐;
圣人娶其为妻室,  传统枷锁被打破;

从此享有合法权,  不再受辱遭冷落;
以往被人当玩物,  如今无人敢强迫。

回顾信女赛吾黛,  丈夫死后离公婆;
被撵出门无去处,  娘家不容岂生活?

自找一间废弃屋,  形同乞丐居土窝;
先知若不娶为妻,  孤苦伶仃够艰涩。

既有寡妇相陪伴,  为何要娶阿依舍?
内中必有其道理,  有待思考和斟酌。

寡妇年纪比较大,  神经系统故障多;
智力减退是必然,  更年期后更衰弱;

穆圣教导谁记住,  解决疑难释困惑?
妇女问题若忽略,  整体框架怎建设?

事实有力作见证,  主赐良缘降恩泽;
传承圣训将有人,  惟阿依舍能寄托;

其她圣妻难胜任,  几位先圣而隐没;
剩余智力皆下降,  年事已高记不得;

所传遗训只几条,  如何解答女性课;
若要她们用心想,  那样等于是折磨。

假如不娶年少女,  谁又可以能破格?
返老还童不健忘,  博闻强记供传播?

除非阿氏再无人,  更因她有好品德;
两千多条圣遗训,  可以独立而成册。

身为圣妻很荣耀,  实是圣教大贤哲;
承前启后架桥梁,  继往开来路宽阔。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19: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9、最 后 一 次 演 讲

穆圣患病卧在床,  阿里一直相陪伴;
还有圣叔阿巴斯,  经常陪同于身边。

使者想去清真寺,  二人搀扶到拜殿;
晌礼之后登上台,  最后一次作讲演:

各位教胞你们好,  今日特来相祝安;
安拉已经有昭示,  派加百列大天仙;

曾来传达主旨意,  晓谕仆人做挑选;
二者之间选其一,  可取尘世或乐园;

仆人选择回归主,  立意返回弃世间;
肩负使命已完成,  不再打算长留恋。

在场唯有伯克尔,  理解含义泪满面;
顺着胡须直下淌,  顿觉悲戚漫心田。

先知随后接着说:  伯克尔是好伙伴;
他的为人很忠实,  深明大义是英贤;

敬畏真主喜使者,  行为谨慎无妄言;
捍卫正义爱真理,  他把精力和财产;

全部用在正道上,  竭尽忠心做奉献;
言谈举止很优雅,  慷慨豪迈极勇敢;

倘若再能选挚友,  伯克尔则理当先;
已有教胞情义在,  我很满足更知感;

诸位弟兄要注意,  你们有人怕看见;
使者将离你们去,  故而心中甚忧烦;

这种想法要不得,  回归安拉是必然;
后世确实胜红尘,  不要担忧主召唤;

只是你们不知道,  杞人忧天抱悲憾;
是人有谁能长生,  生命皆然有寿限;

列圣相继而辞世,  无人至今未生还;
长生不死是胡说,  痴心妄想如醉汉;

万事主已赋定律,  星球依轨而运转;
生命岂可由自己,  前定不能做改变;

我以辅士相托付,  他们确是好成员;
协助使者兴教门,  真心奉献伊斯兰;

尽其所能做付出,  不遗余力相支援;
功不可没当铭记,  任何时候莫疏远;

将来辅士有诉讼,  可以酌情而断案;
维护他们之权益,  原谅错误勿刁难;

辅士若但有请求,  想方设法相成全;
莫使愿望被落空,  多加关照和怜念;

我会成为先行者,  响应召唤近御前;
将在仙池相等待,  期盼相继来团圆;

你们管好口和手,  言行将来受审判;
忍耐亦然属善功,  发怒有失其尊严;

以前我若打骂谁,  今日当众做了断;
请来报复讨公道,  互不相欠理乃端;

何种形式之债务,  后世全部要清算;
怀恨不是我秉性,  你们也要心放宽;

穆民莫怀隔夜仇,  彼此放弃其私怨;
相互爱悦求主喜,  团结友爱争行善;

各人享有其权利,  人权神圣不可犯;
谁对他人施暴力,  属于愚昧和野蛮;

真主不喜过分者,  侵犯他人当受谴;
信士务必要牢记,  提高素质守清廉;

不要自行相分裂,  禁播是非或背谈;
公平买卖勿欺诈,  扶助穷人主喜欢;

沿着主道向前进,  防止失足坠深渊;
坚守情操重品德,  行为举止要规范。

演讲结束即起身,  告别教友离讲坛;
信士目送圣归去,  满眼湿润皆心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圣传真道网

GMT+8, 2024-2-23 19:15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