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03208|回复: 5

谢赫的比喻的机密

   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7 20: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谢赫的比喻的机密
人的灵性开初,如同初生的婴儿,你当调养他。当灵性在灵性世界(先天)尚未入于躯壳之时,就如同母腹中得到的是先天的滋养。腹中先天的知识,尊大之主给他适合于他的调养使他活下来。此时也只有属于灵性的知识。穆圣*说:“我到我的主御前去过夜,主给我吃,给我饮。”无后世福庆之人,是在这个细微精髓的知识上全属无份之人。

当灵性牵连身体,被关牢在肉体躯壳中时,如同刚出世的小孩。若得不到适合的调养就伤亡了,他需母亲包褓、保暖哺乳九个月后,逐渐以易消化的饮食才能维持他的活。灵魂这个乳儿也是如此,灵魂装入肉体驱壳中时,如同摇篮之时,用真主的命禁捆绑了他的手脚,他才不会如同畜性禀性的低贱,伤害自己属于灵魂的手足。当用道乘和真乘两个乳头来哺养他才能使他清心显命。因为这两个乳头是在先天灵性世界中曾给他以数千年哺养过的。只有在今生用这两个乳提醒乳儿的胃口私心,才能逐渐在这个哺养中得到能力,从真主的代理的品级上得到缘份,担上认主的担子,对他才无亏伤,能更增加他的胃口。如同乳儿吃母乳得到了不断的调养才不损伤,灵魂这个乳儿也必须从圣人、从生母的乳中吃,从谢赫的乳中吃,凭着主道、圣道的奶水逐渐调理,才能无损伤。灵魂这个乳儿完全离不开身体驱壳这个摇篮,直到出幼之时。

当灵魂在四十天入于母腹中与肉体相牵连之时,直到出幼之前都如同是一半生出一半。还未产出之时,直到灵魂出幼之时,才落在接生婆的手中。就是说乳儿在母腹中灵魂牵连了身体已经存活,可以动弹,但不能见,直到生下后才逐渐有了五官七窍的功能。直到出幼前还不知道色欲,但随着出幼之时欲念显然。就应当知道灵魂已经从妙世的袍服中完全来到了色世,应当担负主命。命禁在他上已经担负,只是吉庆之人落在为圣的接生婆手中,放在了礼乘的摇篮中,用命禁的包布捆束了手足,又以道乘和真乘的两只乳头来哺养他。哺养就是把今生外五形所产生的一切牵连障碍斩断,因每一件都是近主的幔帐,疏远主的歧途,捆足的绳子,颈上的枷锁,只有斩断才能近主而吉庆。如此吉庆的香风才会把热爱真主御前的香风吹到灵性的鼻中,他才可能让灵性离开先天灵性世界,落于今生的试验场。只有少数灵性才能在归宿于主的吉庆大恩的痛心上省悟。

机密:灵性的乳儿从礼乘和道乘的两乳中吃,是吃了道乘绝欲的乳而看透了今生。一边是从真乘的乳中吃了能知妙世机密灵性之光显现的乳汁。有这种福份之人是主恩的香风从主一边、从圣人*情份的天池中因受喜知己而送来了恩典之光的消息。香气送到吉庆的灵性,吹动了所有情人的鬓发,恩典临照的真机之风提醒了灵性又想起了不曾失去的旧情(即先天灵性世界的情义)。又回忆起似曾相识的新鲜,又染了情义的炽情。灵性啊!你不要再在外人(今生)的周围游转,你当回到旧情的怀中。灵性必须在圣教的花园中以正道的河渠沐浴浸染,然后以后世的机密显现灵性之光。

从肉体躯壳的一切障碍阻挠上解开绊脚绳和枷锁,以使你从世俗之人的监牢中被释放,从今生苦海迷航中得脱离,回到真主原造的交界之处,再次受到真主护佑保养。在认主造化的应答中,在今生再次说:“你是造化我们、调养我们之主。”(如同先天灵性世界中排班站队时认主的灵性答复的一样)。这样你就能从今生躯壳的一切牵连障碍上得到放赦,你就从世俗之人的监牢中得了脱离。此时,今生的幔帐被揭开,色妙万有之事的本来面目全显现给了你。在气象万千和万物本性的镜子中,就能照见真主的一切显迹和明证,于是你就被提拔到:“不见一物则已,见一物就见到真主。”(从主的造化上奥妙上见到真主实存的明证)这就是喜主之人的境界,热爱真主之心才超出了今生幻世的欺骗。七情(喜怒哀乐忧恐惊或喜怒哀乐爱恶欲)才见到被造之人的真性。

从这个真性之镜中才能照见真主(的明证),真的喜主才会挂在灵性上。灵魂也成了喜主的浸染物,于是一切“怀疑”、一切“二心”都由此除去,心中只有真一显然。无论欢乐之时、悲痛之时、顺境逆境、喜福灾难,你只要生命尚存,一定你永远知感真主而全美主命,远离主禁。所以谢赫说:“你要寻得正道,你须先寻得自己,你任命寻己了即使未达到也得了真主之喜。如同寻求月容美貌,忧愁了不知多少。直到你走到了有主无己的境界,你就把自己从喜爱真主中失去了,连同今生的一切愁苦。因此,真正喜主之人,不因今生而忧愁,你就得了寻得主喜的品级。”

身体的活是凭着灵性之命,而灵性的活是凭着喜真主。你要知道,是否受了真主之喜。你见我活着,于是你猜我身体中有灵性(命)存在。而灵魂的活是凭喜主,门人是凭谢赫、引领者而活,不凭命来活。为了寻求真道,我为你舍了性命。以喜代替了命,命转成了亲奔俊美灯烛的扑灯蛾,为真道、为光明而献身。今生就是扑灯蛾以两翅绕幔帐飞翔,扑向妙有真机的真道的灯烛。如果行道之人不把自己做为扑灯蛾,先把自己做了古勒巴尼奉献给真主、圣道和真教,他就没有如同醉倒之人的喊叫,心也不因你而成为知己。谢赫说:“无我之人都是门外汉,对真主的妙有,对真道知识、道理的绳索还没有缚在奴辈的颈项上。”而痴心爱主之人如痴如狂,近主之人似乎是疯子。此时,因真主调养的恩惠符合了“人近主一寸,主近人一尺”的圣训。没有真道品级之人,只是把自己放在今生放纵淫逸的地毡上,只是把相思和恩爱放在暂存幻影空无的幔帐上。喜主之人是主喜他们,主喜他们之人一定他们喜主。喜爱他们的情词却从主赐给他们的引领之人的责怪勉励上降了下来。因主喜爱他们,主意欲他们上正道之人,主就把一位真人赐给他们作为引导之人。今生后世都是他们的外哩,在真主御前是有脸面的。

恭喜有毛俩引领之人,他们是受真主喜爱之人。主喜之人要从谢赫的巷口跨步、追随蜂拥而来。埋怨自己不尽早近主,把喜爱的线头放在引领之人的手中。否则,早已化己近主了。正信之灯的灯罩已把殉道的光发出了,天堂中特恩大碗的饮料到了灵性的口中而自愧。有辜负主的大恩而羞惭,一定在今生他的烈性把命的“有”,为主归于“无”,从今生已有的修造,用化己来拆毁了。

当昨晚半夜间,一位谢赫来到舍身舍财的庭院。他把眼泪滴入酒杯中,讲经论道点机密。洒在他的手中变成了蜜,作恶卑劣的茅草房变成了拜主的殿堂。你看这个坏老头他是什么样的行为?灵魂在这个天堂与火狱之间的凡人的住所只站立了一会儿,在执掌动静两个世界的主执掌天堂自有世界的火狱中,照见了劝化泪水滴入酒杯之饮。显了人性的本然。罪恶的踪迹因他而抹杀干净了。尤素夫圣人来到于天堂,他等了五百年也不准他进入,直到真主把他掌国权时的污染抹去。而谢赫使非法的酒被合法的甜蜜代替,干罪之地变为拜主之所时,真主就提拔了跟随他的人,把他们放赦进天堂。

“主把他胸中的嫉妒取出,然后放在灵性受管押中。”这就是感应在内外显现的因由。凡是把人引向于真主的奇迹都是他的因由。执掌感应的真主,以他的意欲之人显现出引人上正道的奇迹,于是主除去了他们胸中的嫉妒,拘押在灵性之中。真主把内外的恩惠在你上全美了。若行道之人在这个境界以喜爱之眼来观看种种恩典,从赐恩典的主御前就没有多少不上进的落伍之人了。多数绝望着转回之人步位颠倒了。圣道中凡被尘世迷了他灵性之眼的人,这就是点眼之药,眼不斜也不妄之人,他就应当得到大显迹。只要能到这个境界,千百万诚实之人苦心修道之血,都要流在不成正果的试验场。除非是得了引领之人的提拔和救济,因为特恩大碗受恩照的滋味,使人沉醉反落入了自满、受欺哄、骄傲自夸、忘主的昏迷中,至死不能再醒[  这与魔术、邪法、外道显的奇事不同,因是来自全能真主并有引领。]。

机密:你未曾尝到恩典美酒的味道,也未曾达到办功行道的庭院。也不属于下等人,也未达到上等人,但你们全部落在感应障碍中,把感应当成了受拜而误认为是主去追求它。把受感应的带子围束在固执不上紧的腰上,你就从真主上转回而面向世人。千百万修道之人不成正果而死去,无谢赫的指引必醉在自满受骗中。而感应是个大试验,凡见了它而淡漠不上进,要终生求主从前增后减上护佑我们。一日见感应,一世为主奉献上紧到归主。凡是争先惕励之人的朝向是近主的巷口。世上一切上紧惕励之人是面向你为主,在今生从你的感应上不上紧到归你为主之人,今生已从你为主上转脸,明日(后世)又以什么眼来观看你为主的面容。世人认主的朝向是你的俊美,世人全在你为主的恩典的香包上存活,我把我当成了什么?我望想见你为主,与你为主相会。如同你巷口近主之门前的一只小狗,那些有洪福之人在受主恩的感应中只见到赐恩典的养主,而不观看恩典。的确,主恩所到达的那些人,他们从那些恩典上是昧恩的。所以,你要先从万事上知感赐恩典之主。然后你才去应受那赐恩之主的本然中发出的恩典。一定,你永远是知感之人,心满意足之人,无埋怨后悔之人,你将也就是成功之人。

“你们知恩,我还增加你们的恩典;你们负恩,我的罪刑是严厉的。”知感之人是常守主的门庭之人,你的心若是从主上知道自己是从真主一边来到今生,还没有忘记这个离别,一定终生指望回到真主一边去。没有忘记真主之人,他便是知感之人。你若是心还没有奔驰到忘记主恩与狠毒心肠的今生美女相交时,从喜爱真主上你绝不断绝。一定,你一呼一吸也不敢停止赞念真主。除真主外,若你以凡人俗夫为知己,一定你会远离望想后世的巷口去面临深渊、荒郊、沙漠、幻影去游玩。虚度了发混财的今生,落得一世迷误,两手空空而回。你要知道,在今生灵性的侍奉,只是常守主的门庭,在宣扬和兴盛圣道的事上,立志猛进。你把三次离婚的休书下在今生后世的衣角上。在高品与天堂的恩典上,你不要自觉愧对而低头。

机密:如果你成了真乘谢赫的真实门人了,如同君王之上君王(真主)的影子落在了你的头上。两世是你门下的侍奉人,天堂中的花园和众仙女都成了你行道之路上的草和刺。因你的品级在世界上已无类比。在世界外你已超凡入妙,即使把十二万四千有余圣人的品级显给你,你也不会去羡慕它。即使把万物丢在你的脚下,你也只会如同至圣*一般只守住贫穷的小房子。即使真主问:“我的奴辈,你要什么?”他也只会回答:“奴辈一无所要。”真正门人的显迹是完全服从发口唤之人,入在清净单独苦修中并“无求”。因为“要”字的本身就是“有己”的存在,无我之人则无求,能化己近主之人才是真正的跟随者。你首先跨步在“无”中,如果你守在这门中千年,从生至死只为讨真主之喜,不爱恩典也无人重视你,你也不可以厌烦。从跟随谢赫、朝向真主的阙下你不可转脸。走进了近主真道的巷口后你就不可收回。

机密:在今生试验场中,充满疼痛之尽、疼痛到极点的心。你从跟随谢赫的巷口决不能缩回。如果在尊大宫殿之前没有了你的地位,你也只能把你痛心的头伏在他的门槛上苦求遇列圣与谢赫。只有自认无能之人才能敲开他的门。因为,跟随谢赫的脚步不能前进一步,壮汉有力的手不能动弹,全凭主的意欲。

机密:接续跟随谢赫是一件至宝,一切有洪福之人都在仰望,今生不知谁能得到?只有把箭全部用力射尽之人(箭在囊中无用,只有射击时才有价值。就是把你人生的价值在教门上用尽之人,才能得到跟随之人的品级)。即使不能中到靶子,也当把骁勇的盾牌丢了,来到自认无能的门里,决意一生一世听从,然后才能得到它。
心凭着尊敬谦下的眼,可以进到谢赫的门中。主观自性的硬眼不能从喜主上得到与谢赫道同志合。谢赫的门庭就是呈娇受喜的品级。是用真主所喜的来祈求真主的品级。你得了这个境界,生命和与生命相关的事都抬在了喜主的门前,你就如同贫穷无奈之人,无生存的路了,也无能力活下去了,该舍命了一般。

追随真道之人,你当舍命。当你有了殉道的决心你才能接续真主。当你以舍命殉道之心来行圣道,你才能成功。凡是圣道中的勇将都如同勇士一般。那些贪爱今生又望想后世之人就如同不付钱而要得到别人的货物之人,也如同收拿了别人的货又不肯付钱之人。你要跟随到达于成功,除非你卖了今生去买下后世。因为,圣道的奶水是决不给昏愚外道、醉汉迷徒喝的。在为取主喜而清修后世、准备舍命之人上,真主意欲给他饮杯。对于化己之人,你当把今生和品级、恩典都看低。你只常守主的门庭而无求,你守住至圣*贫穷清净单独苦修的小房。在化己之人上才能近主,哪怕守上千年不受恩顾也无动静,你也不可转脸和收回。因为,一切只是讨真主之喜,哪怕尊大的宫殿前没有你的地位,你痛心无提拔无踪迹,你也把头放在谢赫的门槛上做吻。
因为一切都是仁慈主的前定,你顺从于真主,以虔诚来到达于真主而不要指望。你始终如一,成全第一个举意而不要有更转。当真主的试验过后,若有主恩的香风从恩顾的一边吹到你灵性的鼻中,你就如同叶尔孤白圣人,因热心叹气说:“只有接续了真主的勇士才能得到它。”闻见了优素夫的衣香,如同花园的优素夫才会来到花丛中。祖里哈圣太的香气才会向他扑来。才会如同叶尔孤白相似的呼唤:“优素夫的香气飘来了,望想涨潮了,喜主之心不定了(喜到连心也乱跳了)。”灵性的能力显现了,以致连对自己也厌倦了,一切都从有而无(去伪存真)了,在化己上更上紧了。

机密:的确,只有在喜主热爱到极点,以致神魂颠倒之时,才会到化己的境界。此时灵性的能力显现了。也如同曼苏勒在呼唤:“可靠的人啊!你把我杀了吧!的确,在杀我中有我的活,我的活是在死中,我的死是在活中。”
机密:曼苏勒接续真主的成功,是从热爱真主到极限思切、有醒令、忘己而恋主。化己而去假存真,急求朽己而近主。行道乘要在心死后,未死而先死得未活而先活中成就。如果心死在活中,因假乱真而行一世道乘,毫无踪迹全是空的。所以说:“道友啊!我情愿死去,现在如果人不把我杀了,我怎能成就,谁把我杀了,我百般感谢他。”此时,灵性从主尊贵的门口站立了一下,又受到离别的苦处。望想接续真主之人的痛心,就如同扑灯蛾的疯狂,不惜性命、不怕疼痛,一次又一次扑向光明。直到烧了两翅或失了性命,虔诚在我上才显现,才智和忍耐都对我无用了。

机密:望想接续真主之人把才智和办法都用尽了,已到了无奈无能之境界。灵性从自己和自己的行为上全无望了,才知道寻求是阻塞的,道路是卡断的才醒回,自己当把自己抛弃了,从主上哀求:“主啊!奴辈无能为力,全仰赖你为主。”这就是伊斯兰正道的尽限,如此才能前进一步。如同轮到自己疯了,化己无为;如同我为你痴呆了,引领痴呆之人的真主才提拔你。当昨晚上你痛心到出血,染红了你的志向。今日恋爱我的是俊美,我的哀求从修功办道的昨日到老迈、难支瘦骨的今日。我只求救渡一切人之人来救渡我。只有反复求祈,烧心哀怜之人的气息到了独慈之主的御前时,你才达到了借今生之假修了后世之真,用普慈的浮恩换得了独慈的真恩。只有你把今生的一切全都费用在升高真主的皇言、铺宽真主的道路、把人类引向真主真恩的大海之时,只有你扶起圣人*的跌倒的教生之时,这个烧心哀怜的气息才到达于独慈之主。真主应答无奈之人、化己求主之人的一切祈求。你要知道,尊贵的盖头是从亲奔的美容前才被揭起,凭着真主无尽慈悯的恩典来怜悯自己烧心的寻道之人的渴爱。

机密:真主承领虔诚的热爱真主。永不变更之人的另一个显迹就是,赐给他当代的师表,发口唤的道乘的谢赫、真乘的学者,作为他的毛拉引领之人。他对他们说:“你站起来吧!我已经为你准备了房舍了,我为你揭起了幔帐。如果你俊美的蜡烛显现时,你的灵魂就像扑灯蛾展开了翅膀。烛的火焰把你提拔,把蛾收去。把你的本然用烛光装饰,脱化归真的尊大火焰把灵性的飞蛾收化,不留下一丝一毫。在主喜爱你之中,你再无一丝忧愁存下。在接续真主立于毛拉门下,再没有了渴思的烧心,再也无疏远的遭丧[  疏远谢赫引领者之人,经上称他们为遭丧之人。]。”主显现的一点光改变了歹多善少的人,直到歹无一些存在。这时受亲奔之主的俊美之光,转成了你灵魂之光。这就是有真光之人的机密。

谢赫•乃格什板迪说:“远道即是遭丧,渴望即是烧心,亲奔于真主就是灵性之光,这些人便是真主把正信写定在他们心中之人,属于真主的口唤成全他们的人。”因为他们立在毛拉门下。从真实的谢赫上见了真主的迹像、圣人*的感应、外哩的奇迹之人,他们即使舍了性命,主赐了真光的命(灵性之光)是决不舍的。因此,他们一生为主道奋斗,随时准备为主道殉身,称为殉道者的教门。
当热爱主常住在我心中,他(谢赫、引领者)把我的性命施舍给喜爱我的主。从此,属于受喜之人又得到了一个生命(灵魂活了),这就是化己世界的大门,也是永生世界的交界处。此后,调养灵性之主的一点提拔和装饰,哪怕是呼一口气也胜过人神两等的一切干办。真主的提拔和真机暗暗地、不知不觉地给了他所喜爱之人,而对于千百个凡人也不会给一点。

九品、两弓一弦品级的机密:临近主、接续主、灵性到达于真主,与主合一。主把引领全人类的使命给了穆圣*。主说:“我差遣你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慈悯全世界的人。”圣人*说:“任何一位先知,只针对本民族,而我针对全世界的人。”这就是九品、极品、两弓一弦品位的至圣*。热爱主之人把心和生命全舍给了受喜之主,化己到了永久世界的边境,得了主的提拔,立在毛拉门下,继承和完成至圣*的事业。把全人类引向真主的深恩,他就是九品、极品、两弓一弦品级的教生。灵性近于至圣*的光亮,品级比命与主合一的品级更近于穆圣*。
发表于 2014-9-1 11: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安!
      望想接续真主之人把才智和办法都用尽了,已到了无奈无能之境界。灵性从自己和自己的行为上全无望了,才知道寻求是阻塞的,道路是卡断的才醒回,自己当把自己抛弃了,从主上哀求:“主啊!奴辈无能为力,全仰赖你为主。”这就是伊斯兰正道的尽限,如此才能前进一步。如同轮到自己疯了,化己无为;如同我为你痴呆了,引领痴呆之人的真主才提拔你。——————————唉!怪不得师父说跟随者只有两种,一种是侍奉之人,一种是优越之人。原来我还以为优越之人是能靠自己的努力修成正果的人,后来发现可能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主啊!奴辈无能为力,全仰赖你为主……阿敏!
发表于 2017-4-24 20: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机密:接续跟随谢赫是一件至宝,一切有洪福之人都在仰望,今生不知谁能得到?只有把箭全部用力射尽之人(箭在囊中无用,只有射击时才有价值。就是把你人生的价值在教门上用尽之人,才能得到跟随之人的品级)。
发表于 2024-2-7 23: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妙世和色世,经堂语吗?
我问度娘,她语焉不详
发表于 2024-2-11 10: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eker 于 2024-2-11 10:45 编辑

seeker 发表于 2024-2-7 23:41
妙世和色世,经堂语吗?
我问度娘,她语焉不详


大体明白了一些:

《心经》说:“五蕴皆空”,又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金刚经》说:“一切相皆是虚妄”,佛家又有“真空妙有,妙有真空”之说

一、“空”:因缘所生法,佛说即是空。因为因缘而生的事物,它也就会因缘而消失,只有回到“真空生妙有”的境界,才不被因缘所左右而得到永恒的“缘起性空”,超脱于万物之上。

二、“色”:佛教的“色”与世俗生活中的“色”不同,指物质存在的总和,眼睛能看到的物质叫色。

三、“妄相”:一妄一切妄,妄想是妄,分别是妄,执着是妄,这全是妄,什么时候能把这些妄都放下,真就现于眼前。

四、“真空”:真空指的是空去凡夫的执著,二乘的执著,凡是有所得的都是不可得的,这就是真空。

五、“妙有”:妙有,佛教指非有之有。与非空之空的“真空”相对。真空与妙有两个不是对立,不过是自心的一体一用而已。

发表于 2024-2-11 10: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生的幔帐被揭开,色妙万有之事的本来面目全显现给了你。在气象万千和万物本性的镜子中,就能照见真主的一切显迹和明证,于是你就被提拔到:“不见一物则已,见一物就见到真主。”(从主的造化上奥妙上见到真主实存的明证)这就是喜主之人的境界,热爱真主之心才超出了今生幻世的欺骗。七情(喜怒哀乐忧恐惊或喜怒哀乐爱恶欲)才见到被造之人的真性。

妙啊妙啊!大概是08年的时候,听一位网名叫优素福的朵斯第说,他读佛教书不是信佛,而是把它当哲学书读。如今想来,纠结信佛还是信伊斯兰毫无意义,因为佛教文化和伊斯兰文化同属印欧语系,文化在根子上本就一脉相承,互相排斥才是损人不利己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圣传真道网

GMT+8, 2024-2-23 06:30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