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33569|回复: 0

正统苏菲认知的特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3-16 14: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伊斯兰的哲学是唯真理论。无论是用哪一种方法(形而上学、唯心论或主观、客观、唯物论、实践科学、逻辑推断等)只要是结论符合了真理就入在了苏菲哲学中。
所以伊斯兰哲学是唯真理论,无论方法如何,只要符合于真理就是唯真理论的世界观。无论是科学的考察或逻辑的推理,均证实了伊斯兰的真理性。
但在认识真理上必须以唯真理论的认识方法,以唯奥唯妙、不可言传的亲眼大见,以亲身经历的明证来认识信仰的真质,途径正确,结论是真理的话必定正确。

        (2)伊斯兰是终极真理,或是绝对真理。在物质世界的物质规律内所得出的相对真理不是终极真理。要得到这种真理不是从物质规律的基本知识,而是跟随执掌真理的人,才有可能揭开现实物质世界,私、我、物、欲的幔帐,到达于一个高的层次,进入一个平常人所不能知道的境界才能得到。
这个境界在门外汉看来是不可知的,故被称为“神秘”。当体验非物质性的精神直觉,超越了物、欲、私、我的障碍,揭开了现实物质世界的幔帐,就能见到非物质世界的十样景观。亲眼大见教门的规律,得到了正信的体验,得到了一种在现世中对真主的直接证据和认识。
导师的秘传加之个人虔诚跟随的修行,得到了外人所不能知晓的知识和境界。信仰从一般人的信仰上升到上等人的信仰。身活在现世之中,而灵魂已入在真境高品中生活。
一旦真主提拔,就能从只能用肉眼观看提拔到能以心灵之眼去观看,得到精神的直觉经历的“神秘”体验,脱离了最低级的物、欲、私、我等罪恶之源。揭开了幔子得到了纯洁、幸福、安宁、真梦、,默示和有品级的精神合一的境界。对内里涤欲洁志而彻知顿悟,接绪真主而不疏,使灵性成了身体的统帅后,接绪真主之境即会很快到来,当意念从今生现世的外部世界,返回了内心灵性本然世界后,喜主之情就会油然而增。
当你消融了物、我、私、欲后,于是本性超越了自性显示了人性,一切非主即全部消失。真正人性的心理、精神意识的品级就到达了最高层次,就会出现真实的生命过程。即是灵性执掌下的肉体,灵性之光显现,启示之光也就随之而来。心中由灵性权威世界转为机密权威世界,被迷狂终极的真理之光所照耀。
此时由一般人的感知、理性、洞察力就会上升到超理智、超洞察力的与主合一的境界,即身心再无痛苦和焦虑,灵性能出神入化,生命(灵魂加上肉体的躯壳)已物我全无,欲私全忘。
此时的境界已超越了尘世、物质世界。有了直观直觉,心的幔帐已除,你此时已进入了真境(真境,非物质世界之境),只有在此时你的灵感才可能显现出与真主的通联,能理解宇宙(大小世界)和万物万事的本然。你才能在真主的意欲之下知道某些前定的规律。进入精神、心灵的自由王国。
当在导师的引领下成为真正的跟随者后,人与今生、自己与自然今生世界的关系才会改变。因为人类多数都是今生物质的奴隶,你只有在得到了能洞察一切事物和辨别一切事物的真幻时,有了心灵的判断力之时,你的品级才会上升,你再也不是今生精神物质的奴隶。在合一的心境中,才能创造行走天国之路的生活。使你无忧无虑,提前享有“心的天堂”得到真信士具有的第二次生命,孕育在导师门下的第二次的降生。真正有了独慈的大恩。

        (3)伊斯兰是开天古教,有了阿丹(祈主喜悦他)圣人,即有了人类的伊斯兰,有了伊斯兰也就有了苏菲了。所以,正统苏菲是从有了人类即显现,并世代相传直到如今。苏菲是人类本性的一部份,非宗教非哲学,亦宗教亦哲学的一门人类科学。是人类独特的一种认知方法。也是知行结合能揭示未见的与主合一的途经,从相对真理达到绝对真理再到达最高境界的精神完美、理想追求和认知的近路。
苏菲是阿丹所有子孙共有的内涵,是人类所共有的,故属于人性的一部份。是人性的内涵。由于人类层次、认识、品级各不相同,而且各有分歧。正统的苏菲则是正确的、原本的道和直路捷径、通途。伊斯兰是全人类的精神财富,苏菲也就是属于全人类共有的内涵,只是隐或显,明或暗而已。

        (4)正统苏菲的特征和明辨的标准。
苏菲的显现是在穆斯林挚诚、虔诚的信仰上显现,以伊斯兰的原本信仰的深理奥义为基础,以《古兰经》的明文精神和隐义的实质为支柱,以圣训为标尺,以圣人(愿主福安之)及圣裔中的导师的感应奇迹,以引导者的引领为航标的伊斯兰的瓢子的教门。


       正统苏菲论据的特征:

      (1)真主独一论
正统苏菲必须在真主尊名德性上完全符合于传统,凡是违反的都不是正统,如真主无形无像,无一物似他,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只有真主是造化之主,一切被造都是非主。真主是无始无终、永恒的,一切被造都是暂存虚幻。真主是真理,是实在,一切被造都是虚幻暂存,人类的迷误主要是由于无知而把非主当成真主,把运载工具当成了主宰。以致把到达于彼岸理想天国真世的航标弄乱。
真主是为所欲为的主,叫有就有的主,全能万事的主,万有是真主的造化,一切被造是真主的显然,所以见一物便能见到真主实在、实有、实存的证据。即是“见一物必见主”。并非犹太人中敌视伊斯兰者所说的:此是泛神论的证据。
人认识了自己是从何而来到何处去,只有人为万物之灵,代理治世,当人从自身参悟各种大能奥妙,俊美合理,认识了自己也就能从参悟中见到了真主的实存、实在和实有。
“见一物必见主”,认识自己便认识了真主,是证明真主实有的显迹显现在一切被造和自身,人来自真主,也必归宿于真主,参悟到理念世界灵性世界的先天世界是一切前定本质规律,在前定下的先存本质。
今生世界是最后一个栈道,是暂短和虚幻的物质世界,是灵魂被禁固于肉体的生命暂存的现世,最终要返回于永恒无终的后世。凡是下火狱的人都有共同的一句话:“真主不亏人丝毫,只是我们自己亏了我们自身。”

      (2)造化论
        正统的论证是:真主造化了先天灵性世界,今生物质世界和后世真实永恒的精神世界。万物未造化之前先有真主的名相理念,而性理已然。
先天是无形性理,即是真主叫有就有的名相理念之后,按真主的意欲概念造化出宇宙万物和人类。真主以真有、真知、真能显现全能体用的有形世界,无生命物和有生命物全是真主造化的显然,只有真主的本然永恒永存,一切被造都是短暂易逝的幻想,将归宿还原于原初之境。
人从万物非主到认识唯有真主,从非主到真主走上近主之道,即是升腾,从追求虚幻到行走近主之道,以暂存求永恒认主、复命返本还原即是升。
人类从人祖阿丹初,驱出天堂来到世界称之为降,无数的灵魂从阿丹的后人被进入肉体躯壳称之为降。先降而后升是苏菲之路,降而不升已与伊斯兰无关了。归宿于真主便是苏菲的终极目的。

           (3)喜主爱圣论
         《古兰》(5:119)是此论的根据。
真主说:“这是他们的诚实有利于诚实之人的那一日,他们应受下临诸河的天堂,并在其中永居。真主喜爱他们,他们喜爱他。那就是伟大的成功。”
穆圣(愿主福安之)说:“真主说:‘天地不能承载我,只有我的穆民的心能承载我。’”
穆圣(愿主福安之)说:“谁爱我胜过父母、妻室、儿女和他们的自身,在天堂中是与我同居的。”
所以,苏菲的对真主的诚挚热爱是在敬畏之后的爱,全为真主,热爱真主,以讨真主的喜为举意,从有形像的我的行持,从每一件能记起的事上,来热爱主、为主,热爱真主就要热爱真主的使者、穆斯林大众,珍惜人类和一切真主所造化的。
形像之“我”尚能存在之时,尽力以行为来爱主。当失去了自我,我已无存时,以心灵与主去同在,喜爱是从真主御前去寻求。就须从低级的爱上升。
①本具的爱
人具有世俗本能的爱,这都是来自物质外形的欲望,以短暂易逝的人类躯体的爱、肉体的爱可上升到精神的爱。
②精神的爱
在躯体之爱的基础上升腾到真实的世俗的爱。真实的爱以世俗之爱为媒介到达于精神之爱,就是躯体精神合一的爱。它可以再上升到神圣的爱。
③神圣的爱
把精神躯体结合的爱移到真实之境升到对真主、圣人(愿主福安之)和引导者、清廉者的爱,真诚之爱的源泉能产生一种神秘的深情、纯洁精神之爱,此时私我全化、物我全消,只有精神,而躯体已消失。
你成为有神圣的爱之人,如同飞蛾飞向光明的、俊美的、绝对的灯台,在永生的火焰中烧尽了自身相对的存在。
在爱倾注充满之时,已无我无私、无忧无惧,再无一切世俗欲念,物我全忘,当无我之境显现之时,就是永生之真境、永恒的生命的开始,第二次降生之人的光明已显现。
爱纯属真主所赐予,爱真主的德性全是由真主造化赋给,真主是还报之主,真主意欲喜爱你,你才会有爱主的意念和表现,真主与人类的通连是在人对真主的喜悦产生的爱之上,当真主把爱的欲念赐予你,就如同洪水,烈火能淹没一切,会焚毁一切。以爱毁灭了自身的一切丑恶私欲的理念妄想,于是容易地制约、抑制排除一切欲念,使自身净化到心灵专一,进入神圣之爱的境界,亲近真主,喜爱真主,在无形的敬畏心理的海中享受真主恩慈德性尊名的慈惠大恩。
真主说:“我的恩慈盛过我的谴怒。”这就是正统苏菲的喜主爱圣论。

          (4)真主之光论。

           “真主是天地的光明,是天地之光,他的光好比壁龛灯窑中的明灯,灯是在水晶的罩里,那水晶罩好像灿烂的明星,用吉庆的橄榄油被点亮,它不在东方,也不在西方,它的油虽然没有火接触也几乎发光,它是光上之光,真主把他所意欲的人引领到他的光上(他的引导上),真主也对人类阐明许多比喻,真主是全知万物的。”(24-35)
真主从其本然之光中取出一束光,真主意欲造化穆罕默德的灵性时,这本然之光的一束显然,并在真主御前叩拜尊大的真主,真主造化了如像水晶玻璃般的光塔,用不点燃便会发光的橄榄油点燃。真主是光上之光。
穆圣(愿主福安之)之光是真主造化的第一物,是从无形光耀被造成,故称灵性之父,在今生是极品至圣,封印万圣的,而阿丹是人类之祖。
人类灵性中的余光就是正信之光,是认识真主,敬畏真主,返本还原的条件。降世之后灵性被禁锢于身体牢笼,受到物质世界的幔帐的蒙蔽,被声色物欲所污染,灵魂染上了尘境,使人忘了先天。
穆圣(愿主福安之)的降世,启示的《古兰》即是重显真主之光,重显真主本然,擦去心灵之镜的尘埃,揭开心灵的幔帐,使信仰正信之光重新照耀,重归近主之道,复命归真之途,返本还原。这就是伊斯兰教,由真主造化人类,人类又借真主之光重返真主的归宿之路。

      (5)智慧论
          穆圣(愿主福安之)说:“两种人下火狱,没有知识的人乱遵行而下火狱,有知识的人不去遵行而下火狱。”
只有热爱知识之人才能得到知识,只有真主赐给他知识之人才能得到知识,只有真主赐给引导者之人才能去遵行。
智慧是真主的赐予,是真主赐给的一种直接的知识。由理智得到的知识,通过学习努力得到的知识,由老师书本上得到的知识都是世间的知识,而伊斯兰的一般学者也是通过老师教授,自己努力学习,从经本上获得了知识。
从《古兰经》上可理解的明文得到的知识,也是表面的知识,只是有了《古兰经》精神的知识,而《古兰》的实质,内里的真质、本质是在隐喻的经文之中,《古兰》经训的真理在明文之中,而绝对的真理和机密是在隐喻的经文中。
正如真理是在执掌真理的手中,你要得到真理,你就必须跟随执掌真理之人,一旦从他上得到了真理就得到了灵魂的转化,纯思辨的智慧的理解和参悟,也必须在引导者的引领下才能到达。
       这条道路是对真主的真爱,是发自寻求者内心的真爱。必得到还报之主的喜爱。真主即赐给他本然的知识。智慧之源是来自真主,使你对真主的爱得到更近真主的智慧,智慧又增加你的真爱,于是你以近主之道而得到了提拔升腾。
于是狂喜到来激情和陶醉显现,你就由真诚的爱主、绝对的爱主而得到了真知和智慧。智慧是最高的、可靠的真知之源,是被赐给的知识,是在先天灵性世界就已具有的,是被今生世俗所蒙蔽、因私我物欲而遗忘的知识,是被物欲的诱惑而失去的知识。
当在对引导者的爱和深情的沉思参悟中除去了一切诱惑干扰,在遵从口唤和功修上可能使被遗忘了的真知、被蒙蔽了的真知再次回忆起来,使在先天灵魂世界真主已赐给灵性的知识重新记起,于是真知就显示了出来,出现内心经验和真主所赐的直觉,绝对正确的判断、预感和预知都会显现出来。
在此时只有引导者,毛拉门下跟随者,在绝对服从于导师指导的人之外,许多的自修者、自行者就在此品级误入了歧途。失去了正信或品级,甚至坠入异端迷途和落入叛教而失败。

       (6)真光论
       真光就是“光上之光”,美被美所蔽,光被光所遮。真光照射到的人,即能摆脱物质世界的枷锁,得到提拔和升腾,到达于真知和真理的境界。
真光显照于人时,人的心灵即明亮。在导师上人的心灵中先天就有了先天的光。凡是他门下跟随之人都可能得到真光显照。
人类的灵魂是从先天机密权威的灵魂世界而来,人一降世即使灵魂入在身体的牢笼之中,使灵魂的能力,天仙性的妙体不能显出能为。
所以,人在活着时是灵魂被关于牢笼之日,由于被如同牲畜的身体所蔽而忘了先天世界,也忘了人应当返回原有的故乡,感觉不出人世非久留之地,人生只如客旅。
只有在真光照耀之下的灵魂得到救恩,心灵的洁净和真光的照耀才能显现人类在宇宙中的地位,代治者才能回归永恒福乐世界,得到真正的归宿。这就要求立在导师门下。才有真光、光上之光的照耀。

        (7)万物被造显证真主实有论
       真主的实存实有在一切被造的万物中显现,万物被造的存在都证明真主的存在,每一个被造物都是真主实有存在的证据。
万物被造都显现真主造化它的意志、用途和目的,每个被造物都显示真主的全能全知和造化的玄机和深理奥义。每个被造物都有真知、真理和永恒之光的机密。每个被造物都有俊美、匀称、合理,并有其性质规律,万物被造是证实真主存在之镜中的影子。
真主是永存的、无始无终的、永恒绝对的存在,而一切被造万物是暂存的,不是真实的存在,都是有始有终或是有始无终的。除了唯一的真主,再无应受崇拜的主宰。
       穆圣(愿主福安之)是真主的钦差特使,真主的使者中,他是封印万圣的两弓一弦极品的至圣,并具有人性、神性和天仙性,若不是为了他,天地万物不会从无到有。
万物被造、外部世界、现实的存亡皆是虚幻暂存的,只有真主是永恒的。
所以,在承载真主的心中应当唯有真主不留一物,也无一物存在,无论从外部世界,还是内心世界都要认识真主的永恒,要分清真主的本然和显然,万物无处不是显示真主的全能,显造化万物之真主的至大高洁,真主实存的证据则遍于一切事物之中,并显现在一切事物之中,真主无所不在的真质真义是以此而论。(犹太人中敌视伊斯兰者诬蔑说此是真主寓于万物中,是泛神论的证据。)
真主无形无像,无方位,无所不在,又不入于其中,无似像,无一物似他,无一物似像真主。
见一物必见主,认识一物就认识了真主,认识了自身之人也就认识了真主,都是以显迹、证据而论。(犹太人中敌视伊斯兰者诬蔑说此是真主附于人身,主张人是真主,以人代主的泛神论的证据)。
“这袍中只有真主”是指穿袍之人的心中万像俱消,物我全忘,私我全无的境界。
“我即我所爱,所爱就是我,同寓一躯壳,”是指信士的心承载了真主的时境与主合一的境界,无私无我,只有真主。
“见我便见他,见他便见我”是指信士在认识自己后认识了真主的实存实有,并以自身作见证。若要见到无形无像造化我的真主,便从有形有像被造化的我上见到真主的能为。证实真主。
犹太人中敌视伊斯兰者诬蔑说:“此分明是说‘我就是真主’,这不是举伴、泛神论吗?”
“真主以自己的‘苏来替’(形象)造化了阿丹”,是指无形无像的‘苏来替’(形象)即是能为。
正确的译文是:真主以自己的能为造化了阿丹。门外汉把此译为“形像”,无形无像的真主又怎么会有形像呢?
于是,他们错误地说:“必定真主是人形的,和阿丹一个样子。”从此骂苏菲是泛神论。

      (8)余光论
       真主以自己的能为造化了阿丹。穆罕默德之光显照圆满于理解教义、教法,跟随执真理之人而得到了一些真理,言行已在完善中,诚信也在完善之中。灵性已成了皇王统治了如同牲畜的躯体。
宇宙是天地万物的树,人为万物之灵。人类是果,人的性理是种子。凡信士习学穆圣(愿主福安之!)的性情,达到了完美信仰,走行穆圣(愿主福安之)的道路,得到了完美的本质,达到和真主的调养品的尊名、属性的相合,行为表现出完人,为主而认识了自身完美的镜子,产生了直觉。
圣行的属性,贤征的本质显示真主的俊美和权威,照见真主的全能,成为外哩品级之首,显现先天的成就的前定,在今生显现后天尊贵和精神世界的规律奇迹,就成为万物之源、穆圣(愿主福安之)余光的照见之人。
当确立了真主与奴辈的地位之后,确信真主,敬畏真主,顺从真主。
在今生跟随在真正全美的引导者,立于门人的位份而终生常守,便是接受了穆圣(愿主福安之)之光的人。
当跟随者的人的本性入在了谢赫的神性和圣品完美的结合的本性之中时,就会到达于完美之人、外哩的品级。

       (9)物我全化与主合一论
(2-46)那些人他们确信自己必同他们的养主相会,的确,他们必定归于他。
(7-29)你说:“我们的养主以公道命令。你们在每次礼拜时端正你们的面容,你们虔诚地顺服他而崇拜他,就像他初造了你们那样你们返本还原(归回复返于真主)。
(35-18)一个担重担的人,不再担别人的重担,如果一个负重之人求(别人替他)担一点(罪孽)他不为他担一件,即使他是近亲。你只警告他们在暗中敬畏他们的养主和立行拜功的人们,谁纯洁,他只为自身而净化自己。真主是唯一的归宿。
以真主调养品的尊名德性,以穆圣(愿主福安之)的行持,意念上全为真主,言行上以一切能力讨真主的喜,跟随在真正的全品的谢赫的门下,在引导者的口唤下净化灵魂,达到第二次降生,使心中只有真主,把自我消融于浑化的境界,就进入无我无私,物我全忘的境界。
从记想中排除真主以外的一切,在赞念中全神贯注,在参悟中沉思,在导师的口唤下力行一切规定下严格指导的功修,在人道全美的树根上便会发出合一的光。
穆圣(愿主福安之)说:“真主说:‘人近我一寸,我近人一尺,人近我一尺,我近人一丈,人走着来接近我,我奔跑着临近他,一旦我喜爱他了,我就是他的眼,他用以观看,我就是他的耳,他用以听,我就是他的手,他用以拿,我就是他的脚,他用以行走……’”
此时我(人)就是他——真主使之能听、能看、能拿、能行走。知以主知,见以主见,言以主言,达到来自真主的合一,当人的言行符合于真主对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启示时,自我就进入了非我的境界,即物我全消、物我全无、唯有真主的境界,这就是合一之境。
第一种合一:圣人、先知的合一是有时的合一,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合一是永久的合一,即出现人性的本初之境,神性机密权威之境,使万物皆服从于他的权柄,自由王国之境,显现了圣品、感应奇迹和真主的意欲。
第二种合一:外哩品的合一,谢赫的合一是以真主的意欲,随时可以到达的合一,此时显现机密权威世界、非物质的教门规律、圣品的感应、外哩品的奇迹和四维空间的显现。一旦说真主的言词必在天经的明文中。
第三种合一:跟随者的合一,只有在得到导师谢赫的秘传,口唤指引下,经过功修干办,经历各种考验之后,才可能达到短暂、瞬间、断续、倾刻的合一之境,又随着品级的不同而显现不同的真主实有实存的显迹和证据,与主同在只见有我而不见主的境界,是各在各的本然之中,是绝大多数人所能到达的合一境界。
此时可能有异像反常,或出现非物质的规律,以证实正道的真实而增加确信显扬正信,在此境界妙体的天仙、神类、恶魔皆可亲见或感触,也有可能达到使用神类的品极,如同苏来曼圣人,也可能与天仙相交相识或交言,也可能有恶魔易布劣厮打拢诱惑出现。
当与主同在到达于引导者谢赫的共寓本然的合一境时,能显现人性之本初和真主能为的神性的能为,而具有了神性的品级,具有此品级的人万中见一,而有此品级的人能一中见万,而顿超物质世界,万物皆听从于他。
合一之境到达于不见自我,也不见真主,物我全消之境即是天人合一,真幻交融,人心即天心,天假人手,人具天意,已浑化交融,回归到混沌无级本初之境。万物都显本初原形,唯奥唯妙的初造化万物的时境。
正统的苏菲最初的要求是克己私,淡已欲,从物质世界的迷惑中醒回,未死而先死,以得于未活而先活的品级,要求在谢赫门下,第二次的降生(父母生下自己是第一次)。
       在谢赫门下确信、坚信为主道奋斗,把自己的私我物欲宰了,把自身奉献做了“古勒波”,一切奉命听从,相守奉行,即第二次降生。
在道乘的子宫中孕育,生下真乘的生命。当你要想永存时,你就当摆脱人生的一切烦恼、期盼和欲念,忘了自我,除了己私,识破物质世界的暂存幻境之虚无,把自己的和物质世界的共存境界中的自我消失,到达于无我的境界。只有真主的意愿,只存在真主的意欲,现实的自我成了虚幻,真实本质的自我只为圣道所用。
无我之境即是永存之境,从心境的无我才能走上近主之道,达到物我全无与主合一的真境。心境无我才能到达于显现真实的自我,才能出现与主合一之境界,具有神性的品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